地窖君的窝

莫名其妙的小段子堆积处。请笑纳。

关于《医手遮天》的一些妄想(0.01%掉落更新

无聊的产物

是凌洛尘的老母亲粉,出于一颗爱子之心(?)写下的人物极度ooc的算不上同人的东西。

没了。


慕芷璃愤怒的想要突破几人的包围,然而不等她出手,以齐磊为首的几人便一个接一个的倒下。慕芷璃极其敏锐的感受到那暗中帮助她灵力的来源,转头看去,倏忽撞入一双极清冷的眸,正是凌洛尘。

他和几年前小院初见时一样,阳光下如天神下凡,端坐在地上,浅啜一口茶水,看向她的目光干净澄明。他似乎...不记得自己了。慕芷璃感到一丝失望,她走到凌洛尘面前道谢,笑说:“多谢凌大哥出手相助,一别几年,再次相会,当真是缘分。”

凌洛尘迟疑着点了点头,似乎在艰难的辨认她是谁。良久,他眉眼柔和了些:“你脸上的暗纹去了。”慕芷璃笑的更明媚:“是啊。”

(我们凌凌遇到慕芷璃,人设就开始崩坏...心力交瘁。再怎么说和一个只见过两次的人在原地四目相对也太不正常了吧...这是你的高冷请拿好!)

 

☟司徒遥x凌洛尘的部分

请注意避雷哦~

司徒遥走进宫殿的时候凌洛尘大约刚沐浴完,一头黑发垂到腰间,泛着湿润的水汽;热气熏蒸下,凌洛尘苍白的面色有了一丝红晕,他正懒洋洋的倚在椅子上,用灵力一点一点烘干头发。

凌洛尘抬眼瞅他,好像在问他来干嘛。

“想你了过来看看。”司徒遥坐到他身边,轻声笑着说。他撩起一缕自己小男朋友的发丝,帮着他烘干。也许是常年炼丹的关系,司徒遥的内力温暖平和,于是凌洛尘放弃了自己烘干头发,全权交给司徒遥负责。

“其实...师傅已经告诉我药宗派人来神诀宫交流的事了。”凌洛尘拆他台。

“可是我想你这件事是真的。”司徒遥从容的笑笑,亲了一下他的鼻尖。

 


在某墓中发生的事。
瞎写,不要太认真(拜托了!!

情人节快乐!
只能产出小片段的我送上的小片段xx

“你到底是我男人还是我妈?!!”库丘林终于无法忍受了,咬牙切齿的吼到。

“都是行吧,”红A漫不经心的回应,一边用手试了试水温“这不是挺好么?别人问你你妈和你男朋友一起掉进水里你救谁,你可以自豪的回答都救,因为是一个人……好了,过来洗头。”

库丘林:还有这种操作???

爆豪:要怎么对别人表达感谢

“对别人表达感谢吗…”轰思索着,“我觉得笑笑就好了。”爆豪听了,效果很不错,十个里面有九个被吓跑,剩下那个是轰焦冻。

小快银的两首bgm都很好听啊x
time in a bottle

I just wanna run
另外推荐
音乐之声
这部电影真的特别可爱

你们大概都知道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毒。

去日照玩结果不能下水…
把阿懒姑娘的兔子银x农场主Remy的梗写出来了:D
快夸我:D